守夜人

带我下地狱
我就是鬼,是小丑,是怪胎,是变态
恶魔的首席门徒

你是我的罪

【獒龙】夜游人酒吧

三、

男人撑着脑袋看着张继科死狗一样的趴在卡座上,醉的不省人事,嘴里还在不停地叨叨着马龙的名字,桌子上还摆着一溜儿的空杯空瓶。只是两天没来,今天就跟个神经病一样进店来,问他有没有最烈的酒,最好可以一杯倒的那种。男人打量了他半天,调了一杯深水炸弹给他,张继科拿过酒杯看也不看直接下肚,拍着桌子喊着再来!男人似笑非笑的又递过去一杯长岛冰茶,之后的咸狗和绿精灵也是来者不拒。后来借着半醉不醉的酒劲儿发疯,直接开始牛饮。真的喝醉了,就开始说胡话,嘴里翻来覆去的叨叨着马龙的名字,里面不甚清晰的混杂着“混蛋...没良心...”

叫来一个有着大眼睛的服务员,一起把张继科扛到了后面,男人一松手让张继科摔在了床上,那个有着大眼睛的服务员“啧”了一声

“真狠啊......”

“干什么,你心疼?不怕你家小胖子吃醋了?他这是活该,谁让他什么都没想清楚就把人家睡了的......”

“说的就和你没干过一样。”

“......我觉得我得和小胖谈谈话,孩子也是需要敲打的。”

“得得得,哥我错了,我账还没算完,地还没扫,溜了溜了。”

男人踢了踢张继科,看他嘟嘟囔囔的翻了个身又睡死过去,给了男人一个后背,男人被逗笑了,给了他一巴掌,张继科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重新坠入到那个回到了他们高中的梦里。


张继科打完球,抹了一把挂在下巴上的汗珠子,甩甩脑袋往更衣室走,周雨从后面冲过来亲热的勾住张继科的脖子,和张继科嘻嘻哈哈的说话。马龙从办公室整理资料出来,闷了一下午,后背都湿透了,抬眼就看见张继科和周雨推推攘攘的往更衣室走,马龙眼神暗了暗,心里有点不舒服,扭头就去找樊振东,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大串,心满意祝的吹着口哨往更衣室走。

周雨一边脱衣服,一边和张继科磨叽樊振东的事,昨天小胖说雨哥最好啦,前天小胖把他最喜欢的零食只分享给他啦。马龙推门进来,看见张继科笑的一脸褶子,周雨手舞足蹈的在比划什么,马龙清清嗓子喊了张继科一声,走到他身后,颇有占领意味的拍了拍张继科的后腰,周雨懵逼了一下,马上换成了一脸看戏的表情,张继科感受着马龙的掌心从自己赤裸的后腰上划过,激起了一连串细小的电流,张继科似笑非笑的看着马龙的侧脸,心里冒出了无数个小钩子,不轻不重的挠着......难熬......周雨还想调侃两句,就被身后软软糯糯的一声“雨哥”勾去了魂,小胖霸道的圈住周雨要和他一起去超市买冰激凌,周雨连澡都没冲就去了。张继科看着樊振东最后离开时背着周雨给自己拌了个鬼脸......初恋组,幼稚!

马龙抿了抿嘴角,利索收拾好东西往浴室走,张继科在后面跟着,站到和马龙并排的花洒下面,一边慢吞吞的洗,一边看着马龙,少年单薄赤裸的身体,在水汽弥漫里不是那么真切,但是张继科觉得自己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一道道的水流顺着肌肉纹理蜿蜒滑下,在腹股沟汇聚成一股......张继科心里的小钩子越来越不安分了,心跳越来越快,呼吸的氧气抵不上大脑消耗的,眼前开始泛花,脸上越来越热,脑子都快要融化的热度,张继科抖着声线叫了马龙一声

“龙,龙?”

“嗯?”

氤氲着水汽,黏黏糊糊的嗯彻底让张继科控制不了了,一把抓住马龙的胳膊反绞在背后,两人胸膛紧贴着,张继科比马龙稍高一些,俯看着马龙因为惊讶张开的嘴唇,被水滋润后淡淡的红色,张继科小心翼翼的侧过脸,极轻的吻了一下,接着就毫不犹豫的对着下唇咬了下去,舌头灵活的钻进口腔里开始攻城略地,马龙瞬间急了,可是胳膊被反拧着,力气也不比小藏獒,两具赤裸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磨蹭,张继科其实没什么吻技,只是又啃又咬,反复欺负着马龙的两瓣薄唇,马龙不自知的磨蹭让两个人都起了反应,马龙不敢动了,他害怕。

张继科渐渐的离开,手上的劲却又紧了几分,马龙觉得自己的骨头都发出了“咔咔”的声响,张继科把脸埋在马龙的脖颈间,狠狠的吸了两口气,嘴巴对着马龙的耳朵,用气音,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

“马龙,我喜欢你......”

“马龙你别装傻...你一定知道的...”

热气打在耳廓上,黏黏腻腻的感觉,一路蜿蜒而上,刺激着马龙的神经,击中了大脑,又在心上扯了个口子,有什么东西漫溢出来,充满了整个胸腔,堵得马龙喉咙都发紧。马龙猛地哆嗦了一下,推开张继科冲了出去,张继科低垂着头,闷了一会儿,甩了甩头上的水,等着更衣间的动静变小,随着门锁阖上的嘎达声彻底消失,张继科慢吞吞的出去,慢吞吞的把自己收拾干净,脑袋乱纷纷的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张继科还想再琢磨琢磨,只听得耳边有人在喊他,好不容易睁开眼,看见一个眼角略略下垂的青年坐在他身边,看他醒了,拍拍他的肩带他去前台。

男人在前台收拾,手边摆着一盘三明治,看见他进来,冲他努了努嘴,张继科坐下来拿起三明治开始啃,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男人手里调着新酒,问他到底什么回事。张继科噎了一下,闷闷的回他

“没什么......”

“快点,你有点事全他妈写脸上了,骗鬼呢你。”

“我......又把马龙给睡了......他...很生气...”

男人一听眼睛都直了,一巴掌直接糊到张继科的后脑勺上

“你他妈禽兽啊你!你有没有良心?”

张继科也急了,蹭的站起来,一摔手里的食物,也冲着男人吼

“我没有良心?我规规矩矩的忍了五年,他不愿意我就等着,结果呢!他喝多了被人下了药差点让带走,不是被pj截住,后果谁来担?你以为我愿意这样?!这是我造成的吗?最后都来怪我?我有没有良心还轮不到你来说教,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一个酒吧老板,听多了故事真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了?”

“你简直幼稚的可笑,你多大了?你早就成人了!你说话做事有没有过脑子?你对他做的所有事情,你心里到底想清楚了吗?你要不要承担责任?”

张继科不吭声了,眼神明暗不定,男人的话让这个十八岁的少年有点迷茫,又像是点亮了什么,张继科垂了眼睫,不再看男人扭头就走。

男人看着张继科摔门而去的背影,气的直接将手里的酒杯摔了出去!操蛋的小玩意儿!才他妈活了十八年就敢和老子叫板了!!!娘希匹,要不是龙的身体还未成型,我他妈玩不死你!心口的龙纹闪了闪,男人感到一双手从腰间环绕过来,他听见了龙的声音低低的从身后传来

“气到了?倒是和你一个性格。”

“他妈的,这要是我儿子,打断他的腿!”

龙笑了起来,声音空虚又缥缈,男人紧了紧腰间的手

“你醒了?累不累?好像比上次的时间要稍短一些了。”

龙贴着男人的后背不再说话,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转过身,他想看看龙的脸,已经很久了,上一次面对面时,还是三年前在师傅的水镜里。

龙笑眯眯的站在自己面前,头顶的灯光可以穿过他的身体,男人清楚的看见龙脚下的那块地板,男人眼睛泛着红,抬起手轻轻的刮过龙高挺的鼻梁,俯下身亲吻他,再睁眼,什么都不剩了,只有刚刚摔碎的酒杯,孤零零的斜立在吧台,酒液渗出,流淌了一地。

“龙,现在我终于知道你的不容易了,和我相处很难过吧.....”

“龙,我们已有三年未见了......”

“我好想你.....”

评论
热度 ( 23 )

© 守夜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