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

带我下地狱
我就是鬼,是小丑,是怪胎,是变态
恶魔的首席门徒

你是我的罪

【獒龙】夜游人酒吧

本段已经被我放飞了,拒绝任何科学思维,麻烦选择自己的傻子属性,因为这样食用更开心……



六、

张继科带着马龙来到店里,男人很开心的样子,直接把他们带进了后院,池边的木桌上放着一个白玉雕琢的坛子,撬开封口,一股浓郁的酒香飘了出来,夹杂着浅淡的桃花香气。张继科一点都没客气,先给马龙到了一杯

“这就是那坛酒?多少年了?”

“嗯,我刚搬来这里时埋下的,怎么也得有二十年了吧。”

“二十年?你看起来不是很老啊。”

“有些人不显老,有些人年纪轻轻不就一脸褶子?”

“我去!你笑起来褶子也不少吧!”

马龙在桌子下面给了他一个手拐,男人到是好脾气的笑笑,也不甚在意

“由他去吧,他要是能有了规矩这天怕是要变了。你在国外呆的可还习惯?”

马龙知道男人的事,来之前张继科和他说了,软磨硬泡的央求他来一次,就为了闪瞎男人的眼,出一出多年来被男人小看的恶气。马龙一直吐槽他:多大了,幼稚不幼稚。却到底是来了。

“还好,平时在学校里不太出门,倒也没事。”

“你们和父母说过吗?”

“嗯,面对面的谈了一次,二老不想管了,只是说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以后过的好不好也不要跑去和他们诉苦,自己做的决定......”

“其实挺好,还是同意了的。”

张继科看着他和马龙你一言我一语聊得挺开,忍不住的找存在感,扣扣桌面

“哎,你不是说我把龙带来了就讲你的故事?”

“我的故事没什么看头,不过他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后来我们被人摆了一道,我一时冲动做了错事,不得已与他分开了,现在,我这不是一直在等他。”

“......你哄小孩啊?”

张继科有点不满意,扣住男人倒酒的手,他和马龙的底儿都透给他了,他就区区几十个字就想完事拉倒,美死他了!

“那就给你讲一个我爱人以前讲给我听的一个故事,权当抵债,可好?”

张继科挑挑眉,不置可否,放开手看着男人又给他倒了满满一杯酒。







原本有两个星君,一文一武,是天界的少年天才,是胖子仙君的得意门生,一个潇洒桀骜,一个沉稳内敛,都是相貌俊逸的少年,所有人都在等着他们的长大,还未二十,就已经有无数的小仙娥和小妖精芳心暗许了。

师父最爱挺着肚子,拉着他俩的手,语重心长的说他们是未来的希望、是未来的中流砥柱。马龙每次都会板着一张白嫩嫩的小脸,严肃的记下师父的教诲,张继科却是困得睁不开眼一样,桃花眼低低的垂着。

马上就要阖在一起的时候,藏在宽大袖袍里的手就被马龙狠狠的掐一下,张继科利索的把眼睛睁开,不动声色的往马龙这边挪挪,袖子相贴,张继科借着繁厚的袖子攥住马龙的手,马龙想要抽回去,却总也拗不过张继科,只能乖乖的任由张继科牵着。

离开书房,所有人都惊诧的看见被训得一无是处的张继科笑弯了一双桃花眼,板着脸的马龙又红了白耳根。月老看着这两个少年郎,再看看自己又乱成一团的红线,忍不住的长叹口气,这一遭又得让许多姑娘的芳心赋予东流,这大好的爱情和青春如此地消耗在两个情缘只能由天定夺,命格里模糊不清的毛头小子身上,还不如拿去绑粽子!





张继科掀帘进来的时候,马龙正在床上午睡,他的房间不比张继科的那么简单,层层曼曼的垂挂了许多的白纱,风卷起一角又放下,人影恍惚。张继科看着马龙时隐时现的脸,在心里慢慢描摹着他高挺的鼻梁,细密的睫毛,白的好似透明的皮肤。无时无刻都是他的,却也没有任意一处真正的属于他。不然马龙怎么会收下荷包呢?玲珑剔透如马龙,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荷包是用来干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张继科轻轻的坐到马龙的身边,马龙睡觉都是乖宝宝,一动不动,张继科抬手抚摸着马龙的脸颊,最后落在了樱色的唇上,肖想了好久的。张继科扣住马龙的一只手,俯下身去,唇贴在耳边去唤他。马龙微微睁眼,就看到他的侧脸,张继科用鼻尖亲昵的蹭着马龙的脸颊,最后鼻梁相抵。

马龙听见张继科念着他的名字,声音温柔低沉,让马龙想起了弱水,浑身乏力的下坠着,好像就要溺死在之一片春光里,唇上的温热总是不太真切,张继科的气息一层层的缠绕着。马龙觉得自己就像是渴求温度许久始终不得的将死之人,即使缥缈也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多汲取一点,想要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一直沉沉睡去。他不想再为那个荷包纠结了,他不想把荷包给张继科,哪怕承认自己是一个卑劣的人。

张继科再醒过来的时候,看见马龙乖乖的躺在自己的身下,自己覆压着他,双眼紧闭脸色潮红,身上青青紫紫,长发散落,与自己的头发纠缠在一起。

张继科心里一动,蓦地想起来人间似有结发夫妻这一说,他牵着马龙的小指,马龙幽幽转醒,眼里尽是迷离,等到看清身上压着的张继科,脸色瞬间变的僵硬,但是很快被冷淡疏离取代,张继科分明的看见了马龙眼睛里的光不见了,看他就像是看死物一样的眼神,不再是以往的全然信赖和放肆。

张继科心里泛起一阵阵的寒意,他知道了,他和马龙之间完了,原本被深藏的裂纹终于扩展,就像马龙给他的玉,摔断了就回不来了。

他讨厌马龙总是不守规则的撩拨他的心弦,却总是没有一个真正的答复给他,只是辗转反侧的煎熬着他,昨天的荷包是不是就说明白了一切?可是张继科想要的东西就是他得不到也不能落到别人手里。

马龙只是迷茫,他不明白张继科那日在桃树下和他说的话,情窦初开,人世的白头偕老,他一个都不懂。

马龙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只是把张继科甩出去后,闭门三日,张继科的修为不比马龙,他打不开马龙的门,还得挡回去所有要见马龙的人,包括他们师父。张继科再看见马龙的时候,马龙仍是笑吟吟的,天界依然羡慕他们的关系,只有张继科才知道,他再没碰到过马龙,马龙的眼里的薄凉让张继科心惊。方博难得的严肃,他看着垂着头的张继科,讲不出烂话,也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这种事张继科没有立场,他方博更没有资格。

马龙不是在生张继科的气,只是他没想好怎么去面对张继科,张继科不安常理出牌,可他是马龙,最了解他的人,可这次他没有想到。他不傻,也看的出来张继科压根没有想明白,心里只是想让这两人的关系冷却一下。

可是所有的事情发生的都猝不及防。

师父被小人陷害了,困于荒山,天帝和帝后在外游历,此事无人敢管,大殿上的那一位什么时候有的反心,谁都不知道,马龙真真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力。

杀神和邱贻可因为闯殿一事被那位撤职贬官,说是流放,倒不如说是为流放的路上伺机刺杀找一个好理由。部分知情的人也以各个调令贬的贬,罚的罚,一时间所有人好像都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马龙在房间思来想去,羽翼尚未丰满,就算以命相博也不过是自取灭亡......张继科只来见了他一回,马龙看着站在厅上的玄衣青年,眼光灼灼的看着马龙,马龙看的明白,隐忍与希冀。张继科低低的唤了一声,马龙好像定住了一样,身体僵硬嗓子干涩,就是无法回应那一声已经听了几百年的亲昵的称呼,龙,生生的看着张继科眼里的光变得暗淡,只得呐呐的说了一声

“龙,你保重,万事小心......保护好自己......”





马龙在大殿上站着,手心里全是汗,他偷偷的四下打量看不见张继科的身影,马龙抿了抿唇,他害怕又紧张,他也希望张继科能站在这里,有他在,心里总是安稳的。但这一次,马龙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在,马龙在心里忍不住的埋怨,扭头却看见了许昕,许昕看见马龙的眼神,轻轻的摇摇头,不知道,早上起来时,方博也不在了......马龙闭了闭眼,稳了下心神,出列上奏,直言要求座上的那位给师父和师兄们的处罚一个合理的说法。大殿上的百官开始窃窃私语,紧跟着许昕也站了出来,身后紧跟着樊振东和周雨还有其他的一些小将们,座上的那位脸色变了又变,终是甩下一句退朝,愤愤离去。马龙维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也不动。知道大殿上的的百官全都离去,才勉强站直身子,心里一阵阵的发紧,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许昕连忙接下他,再喊他,已不再回应了。

马龙再转醒的时候,屋里空空荡荡的,层层叠叠的白纱后面,他隐隐的好像看见了张继科,闭了闭眼想再次确认时,人影却消失了,马龙揉了揉额角,真是昏了头迷了心,根本没有闻到张继科身上的松木味。




马龙和许昕还在藏书阁翻着卷宗,周雨慌慌张张的闯进来,把住他的手腕,嘴唇哆嗦着话都说不利索

“哥...龙哥...科哥...科哥和小胖去...去刺杀那位被抓住了,龙哥...怎么办...怎么办?这是要受刑的...要受极刑的啊!!!”

马龙呆住了,手里的资料甩在一边,红着眼睛想要往外冲,许昕赶忙拦腰死死的抱住了他,马龙疯了似得挣动着,许昕青筋都爆了出来,眼看就要撑不住的时候,周雨用了捆仙索,两个人跌倒在地

“哥,你先别激动,我们...我们先想想怎么应对!”

马龙闭着眼睛,脑子里乱成一锅粥,对策...哪来的对策...上面那位手段有多毒辣周雨小胖不知道,你许昕和张继科难道不知道吗?独断专行心胸狭窄,这么多天了,贬的贬,罚的罚,还哪来的对策!

许昕喘了口气

“哥,你还记得师父说过他有一个密室吗?他说关键时刻可以上那去寻出路......”

马龙的眼睛瞬间睁大,很快又恢复了常态,安静的看着周雨,周雨犹豫的看看许昕,许昕点点头

“解开吧。”

绳索刚散开,马龙就不见了,周雨惊叫了一声,许昕安抚他

“没事,师兄不会再冲动了,他是去找解决的方法了。”

“......真的有解决方法吗?”

“......”




张继科在暗牢里被寒铁链捆的死紧,周围墙壁上挂满了符文,他现在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和废人没什么区别。他不在乎这条命,只是想着马龙,之前一事伤到了他,这回也算还清了。小胖......可惜了,那么好的苗子......但他只刺伤了护卫,并没有伤到那位,罪不至死。周雨丹药练得不错,多吃一点应该不会损伤太多,只是不能回天界了,在人世当一个散仙也不错。至少他一直是想带着马龙这么干的,可惜了。

暗牢里每天都有人来“看望”他,不是要他交代一些子虚乌有的罪名就是用刑,足足三天不得间隙的拷打,张继科终于扛不住晕了过去,最后一眼是一个华服男子扬着鞭子冲上来的样子,他嗤笑了一声,他认得那个人,当初在演武场被他打掉了两颗门牙、颜面扫地的小仙。早知道这么疼,当初就不手下留情了,弄死拉倒。

周雨把药小心的给张继科灌了下去,许昕看着他,周雨摇摇头

“科哥受的伤太重了,这药只能暂时纾解一下,等一下我再配一副就好。”

“好,小胖呢?他怎么样了?”

“他没事,那群人主要顾着对付科哥,他只是有些皮外伤,没有伤及内里。”

“嗯。”

“昕哥,龙哥他......到底怎么办了?”

“......”

许昕摇摇头不再说话,他不知道马龙在密室里找到了什么,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说服那个人放出科哥和小胖的。只是马龙自那天后就消失不见了......

张继科躺了五日,终于醒了过来,看着熟悉的摆设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死了?周雨端着药进来看他坐在床上发呆,赶紧过来给他把脉,见没有什么大碍才松下一口气来,张继科愣愣的看着他

“你怎么也死了?”

周雨抬头看了他一眼,神色怪异

“你没有死,你醒了我就去把昕哥叫来。”

许昕就在门外站着,听见周雨唤他,推门进来

“醒了?那就好,我也算放心了。”

张继科呐呐的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闷闷的又问

“马龙呢?”

“......不知道......”

张继科也不再追问,翻身躺好也不再说话。

第十日,方博回来了,和丁宁刘诗雯一起,带着一身的伤。方博被两个人架着回来,一身的血。许昕眼睛都红了,抱着人不敢动弹,周雨连忙过来接手,三个人都有伤,只是方博为了护着她们伤的最重。丁宁一边疼着抽气,一边讲着情况

“我们找到天帝了,归程很快,大约明天。科哥呢?”

周雨手顿了顿,许昕看了过来

“你们是去找天帝?为什么不早说?科哥受了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

“科哥不想让龙哥知道,方博也不想让你知道。”

“......可是马龙折在里面了......”

“怎么会!他没有参与其中,科哥也刻意隐瞒,就是怕连累啊!”

“马龙为了换张继科,去了密室找答案,科哥被释放,龙哥再没从大殿出来......我想......”

“那......这事......科哥知道吗?”

许昕摇了摇头

“不敢说。”

“你不敢说什么?”

张继科一把掀开帘子,脸色阴沉的看着许昕。许昕心里咯噔一下,完了,他知道了!张继科看他说不出什么,转身就要出去,许昕急了

“科哥!”

“.....我知道!”

张继科冷冷的甩下一句话就离开了,许昕擦擦汗,这位再燥起来,真就没有转寰的余地了,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待,等天帝回来。

天帝归来免不了一番混战,因为张继科之前的刺杀损了那位的元气,没有了主力,很快就攻进了大殿。张继科杀红了眼,满身是血的往后面的寝宫闯,罗刹一样没有人敢与他缠斗,小胖和许昕跟在他的身后,突破了封锁。

寝宫里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除了床榻,就是立在中间的一顶丹炉,张继科看着丹炉眼睛都直了,半晌发出困兽一般的嘶吼,威压一阵阵的散开,许昕脚下一软,连忙拽着小胖退出寝宫。

张继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马龙微弱的精魂,就在丹炉里!师父匆匆跑进来,看见丹炉也愣住了,张继科低垂着头,声音低沉模糊

“师父......”

“去请天帝来,只有他能救了。”

丹炉打开,里面只有一个龙元,差了三天的功夫,还未炼成精丹......但是马龙的修为已散,身体被炼化只有一个龙元,成不了形。

天帝摇摇头,只是告诉师父,马龙命里该有这一劫,躲不掉的。张继科脸色惨白的看着那个泛着白光的小球,心就像被穿了个口子,呼啦啦的往里透着风,血都凉了。

月老理着散乱的红线,挥挥手招来童子,让他把锦囊送去大殿,天界最老的神仙,藏书阁都是他看着建起来的,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呢?

天帝看完锦囊,犹豫了一下,给了师父,师父看完只是叹口气

“陛下,这恐怕是唯一能救马龙的方法了。”

“张继科,你可愿意带着马龙的龙元去人世历劫?千年之后待马龙渡劫、身体恢复后再返归?”

张继科连忙跪下

“好!只要能救龙,我愿意!”




自此,天上再无二位星君的身影,天帝分出张继科和马龙的两缕魂魄坠入轮回之道,历尽世间的疾苦,体会人生百味。龙元被师父锁在了张继科的体内,用他的身体养着脆弱的龙元。

张继科轻抚着胸口的龙纹,心里一阵发苦,他本以为马龙不爱他,自己什么结果也不会再难过,哪曾想马龙为了救他把自己赔进去,明明都相互喜欢,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二人融为一体却是以这样的方式......

张继科堕凡时,师父和许昕方博来送他,其他小将们没来,说科哥一定不喜欢他们这群小屁孩看见他被雷劈的样子,一定不帅,为了以后不被记恨,所以还是不来了。张继科笑了一下,又朝师父拜了三拜,师父摆摆手,不再多说。

张继科看着雷迎面落下,劈到身上撕心裂肺的疼,胸口的龙纹一阵阵的发烫,五脏六腑翻滚着,十道雷结束,张继科昏昏沉沉的往下坠去。

往后的一切便如过电影一般,两个人随着轮回,年岁增长又消落,身份在不断地更改,将军书生,君上臣子,剑客杀手,戏子琴师......每一世都是纠缠不休,结局或喜或悲总是不同,每一世总是有一个男人,带着面具或者以黑纱遮目,指引着两人的相遇。

最后一次,张继科看见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他的额头,另一支指着一身戎装的马龙,周围站满了日本兵,扳机扣下,张继科急出了一身汗,大叫了一声坐了起来。

阳光从纱帘里透了进来,窗外的槐树被风撩拨的沙沙做响,安宁的很,这是他和马龙自己的家......张继科扭头看马龙,蜷在自己身边睡的正香,动荡不安、慌乱多年的心好像被安抚,张继科俯下身搂住马龙,明明只是分开四年却仿佛跨过了千年的沧海桑田。

马龙醒过来,揉着眼睛问他怎么了,张继科看着马龙呆呆傻傻的样子,眼眶竟有些泛红

“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见许多关于我们的故事。”

马龙眼睛恢复清明,看了张继科好一会儿,伸手抱住他,顺着他的脖颈一下下的轻抚

“再睡一会儿吧,我和你一起,以后也是。”

“嗯”




北京的后海夜里依然热闹,美女妖娆调笑着魅惑众生,酒吧在不断的开张倒闭,一家又换一家,各色的人物,各样的风情来去往复,夜游人酒吧关门了,换了一家嘻哈风格的酒吧,常去的美女只是惋惜看不见那个帅帅的老板,几天之后又被在舞台上的打碟小哥迷得神魂颠倒。关于那家酒吧和留下的无数故事全部忘在了脑后,人生嘛,需要活在当下。

张继科又去了一次,他想见见老板,尽管答案大家都已心知肚明。去了才发现人已经走了,周围的店家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时候,就像是一夜之间被搬空了一样......翻墙进了后院,只是普通的小二楼,没有桃树没有池水也没有木桥。一个小小子撞撞跌跌的扑过来抱住他的腿,口水蹭了他一裤子,张继科蹲下身扶住小孩,温柔的冲他笑笑。






张继科推开门,风溜了进来,掀动着白纱的下摆,窗边站着的青年,墨色的长发披散着,一身白衣。听见动静转过身来,看见张继科,笑弯了眉眼

“龙,不再多睡一会儿?”

“不了,睡了很久了,你去哪里了?”

“去见师父,他担心你的身体。”

“让他老人家操心了。”

“龙,坐下,我给你把头发束好。”

“好。”


南柯一梦。


The end.









嗯,这篇完结,将军书生,君上臣子,剑客杀手,戏子琴师,还有民国的将军,你们可以挑一对来写番外

评论 ( 5 )
热度 ( 13 )

© 守夜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