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

带我下地狱
我就是鬼,是小丑,是怪胎,是变态
恶魔的首席门徒

你是我的罪

【獒龙】梦里花落知多少

临至秋分,长安不再那么炎热,秋风穿林而过带来丝丝凉意,下午的阳光不再那么耀眼,染得庭院里一片暖黄。张继科一手里握着兵书一手支着脑袋,无论如何都是看不进去了,以往在军营的时候,这样的下午定是与将士们去草原上纵马驰骋放鹰逐犬,怎么可能会在这小小的院子里枯坐多时......但皇上收了兵权并连下十道金牌将他从边关召回,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张继科唤来小厮,将软椅搬来坐在庭前,享受暖暖的阳光,垂着眼睛打量这个小庭院,皇帝原本想给他更大的王府,说是给他这个唯一胞弟和曾立下的赫赫战功的奖赏,他回绝了。


王兄已经不是幼时的王兄,皇上给他的赏赐太可怜,他不稀罕。


庭院虽小,但是被老管家打理的井井有条可人心意。翠竹浅池,潺潺流水,惊鹿接满水慢慢悠悠的倒下,发出清脆的“嗑嗒”声。这个时节,开了一夏的繁花开始凋零,长廊一头攀附的藤蔓倒是开出了许多紫色的小花,繁复的花枝生成一簇,错落点缀在绿叶之间。


张继科从来没觉得这世界如此安静过,见惯枪声刀影的人竟也会觉得这些娇嫩的小花也很可人,长廊那头出现的一抹月牙白是从未见过的温润。


马龙就是那天来到王府的。






马龙来到王府的时候,连个包裹都没有,只背了一把剑和一架七弦琴。小厮看过名帖,恭恭敬敬的请他进来,带他去见张继科。


拐过长廊就看见一个玄衣男子懒懒散散的坐在庭前,长长的头发只用玉冠松松的挽起一些,余下的任他倾泻而下。马龙知道朝堂上都说这个王爷也曾战功显赫,杀人如麻,很多传言都是讲他如何粗俗鄙陋的,如今看来,不过是无中生有罢了。


马龙在不远处站定,拱手行礼。张继科默默的打量着他,一身月牙白长衫,一剑一琴,站在庭下,清风朗月温润如玉。这不像是皇上派来的探子,更像是逍遥江湖的翩翩公子。


张继科心底冷笑,白生了一副骗人的相貌。


“你是谁的人?”


“殿下的人。”


“你是谁的臣子?”


马龙微微抬头,看向张继科,那人好看的眼睛里尽是薄凉嘲讽之意


“回殿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呵!”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守夜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