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

带我下地狱
我就是鬼,是小丑,是怪胎,是变态
恶魔的首席门徒

你是我的罪

【獒龙】小丑

愿做你的小丑,为你仁慈,为你杀生。


城里来了一个马戏团,里面有许多好玩的表演,驯兽、杂技、歌舞,哦,对!还有一个小丑,色彩鲜艳花里胡哨的小丑服,夸张的红嘴唇,还画着一双特别的星星眼。

许多小孩子来这里观看表演,兴高采烈,稚嫩的世界对一切都保持好奇,唯独不知疼痛的滋味。他们看到老虎钻火圈会惊叹,看不见被撩焦的皮毛,看到杂技会尖叫,不知道杂技演员在高空扭曲的脸,更看不见表情的夸张的小丑有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有着不属于孩子的孤独与执拗。

父母的庇护使他们不懂残忍,大人是最好的帮凶,孩子随着父母大笑,教会了他们不知怜悯,单纯成了最伤人的残忍。

小丑在台上表演,卖力的蹬着独轮车,再装作不小心的样子狠狠的摔自己一跤,滑稽的样子立刻引来观众的大笑,小丑趁此仰趟在地休息,看着这个倒转的世界喘息着,观众席上倒转着大笑的嘴脸真是丑陋恶心,好看的桃花眼里流露出的全是嫌恶和嘲讽......那边那个男孩儿怎么了,为什么不笑,但长的可真是好看啊,谁家的小少爷?他脸上的表情...这是...是怜悯?小丑还没想完,就被狠狠打了一鞭子,手忙脚乱的爬起来,手忙脚乱的退到后台,引得观众笑的更欢了。

今天马戏表演时间提前结束,马戏团老板说今天要见一家大户,很快清理了场地。小丑坐在一顶帐篷外面,垂着头,享受他来之不易的闲暇,他又想起了那个好看男孩。直到面前停了一双光亮的小黑皮鞋,他才回过神来,抬头看,迎着阳光看到一张笑脸,灿烂的要照亮小丑心中的阴暗稠黑

你好呀,我叫马龙,你叫什么呀?

....我没有名字......

马龙贴着小丑坐下来,奶声奶气

你的父母没有给你起名字吗?

我没有父母......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

没关系。

小丑打断马龙的话,两个人陷入了沉默,马龙搅着手指,想要接着说,却觉得有些尴尬,小丑看见他这样,觉得好笑

你怎么来这里了?不回家吗?

我看你摔倒了,就...就想知道你有没有受伤......很疼吧?

马戏团的本质不就是用我的痛苦和狼狈来讨取你笑容,这里不需要怜悯,得到怜悯的人在这里都活不下去。但显然马龙不懂,马龙想要怜悯。

不疼,习惯了.......你想不想看老虎?

小丑看着马龙一小会儿变了好几种脸色,纠结、惊讶开心,最后落在了心疼。小丑有点慌,本不该有人心疼他,从来都是独活,他无人牵挂。终于,站起身,拍拍衣服,将马龙也拉起来。

好!

小丑带着马龙在一堆长得差不多的帐篷之间兜兜转转,马龙都要晕了,才看见小丑停下来,马龙差点撞到小丑身上,小丑回过身扶住他。俩人猫腰溜进帐篷,马龙第一次看见老虎,又兴奋又害怕,不自觉的拉住小丑的手。小丑一愣,看了一眼马龙,心里微动,手上也攥紧马龙的手。

它身上好多伤啊,好可怜啊......诶,那是什么?

马龙的视线被帐篷角落的一团黑黢黢的东西吸引,小丑随他的目光看过去

是狼,团长花钱买下来,但是一直都驯服不了,本来打算今晚杀掉的。

那头狼蜷在一起,脖子和一只爪子上拴着绳子,满身伤痕,原本乌黑油亮的皮毛也肮脏凌乱,只是那双狼眼仍然清明,杀气腾腾,防备的看着不远处的马龙。

......那...那可不可以放掉它,反正也要杀掉它了,为什么不放掉它?

马龙摇着小丑的手,哀求的看着小丑,亮晶晶的眼睛对上好看的桃花眼,才发现小丑的左眼边上有一点和自己一样的痣。小丑眼睛眨了眨

它会吃掉你,即使这样你也要放掉它吗?

不会的,它这么可怜,伤成这样伤害不了我的,而且......而且它会感恩的.....

小丑笑出声来,你太善良了,也太天真。小丑摇摇头,想带马龙离开这里。转身走出两步,却顿住又折返回来,靠近黑狼去解绳子。黑狼很有灵性,乖乖的让小丑折腾,不呜咽也不咆哮,禁锢解开,黑狼龇了龇牙,绕小丑跑了一圈后矫捷的蹿了出去。

小丑拉起马龙就跑,风声在耳边呼啸,手中那个人的触感无比真实,细腻而柔韧,慢慢的抚慰小丑稚嫩而老练的心脏。直到两个人都跑不动才停下来,双手撑膝大口喘气,心脏快速而强有力的压缩舒展,一连串的鼓点,一连串的悸动。


你的眼睛好漂亮啊。

你没有名字,我给你起一个好不好。

我叫马龙,你是我第一个认识的小朋友,叫你龙龙好不好?

......好.....


小丑和马龙躺在草地上晒着阳光,听着马龙在一边碎碎念,奶白的皮肤融在阳光里,几乎透明,像故事里的安琪儿,笑容明媚.....像妈妈......

小丑见过他的妈妈,她给他留下了一块怀表,有一张女人怀抱婴儿的照片,背面写着一个日期和一个名字:张继科。小丑一直有名字,只是他没有栖身之地、容身之所,小孩倔强的不愿承认这个名字。自有印象以来就是孤身一人了。马戏团不过是其中之一,想要活下去,他已经吃过太多苦,看见太多肮脏。他喜欢龙龙这个名字,没有人不向往阳光,马龙就是他生命的阳光。



离别之时,马龙挥着手,和他的新朋友告别,并告诉他明天还会来看他。小丑才知道马龙就是那家大户的小儿子......小少爷还真是衬他啊。

一连七天,马龙都来找小丑。直到第八天,马龙没来,小丑有点丧气。第九天,马龙也没来。第十天,第十一天.....马龙都没有来,小丑失望了。心不在焉的走着,直到撞到了柱子才发现自己走错了,这是团长的帐篷,小丑本想偷偷溜出去,却听见有人在说话,他敏感的听见了马龙的名字,凑过去听,小丑呆愣住,抑制不住的战栗。马家出事,一夜火光,所有人都没能逃过去,只有马龙,但也失踪了。



小丑四下看看,利索的翻身跳出围栏。半夜城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偶尔蹿过的野猫,瞪着黄灿灿的眼睛冲小丑龇牙。小丑已经找了两个晚上了,以他对马龙的了解,马龙如果一个人应该不会离开这座城。小丑翻找的仔细,垃圾桶都没放过,但都是一无所获。他烦躁的踹了一下脚边的瓶子,清脆的玻璃碎裂声音消散之后,他听见了细细的呜咽声。

小丑向着声源摸过去,等靠近才发现是马龙!马龙被两个人摁在地上,衣衫褴褛,一脸伤痕。一个人抽出一把刀,准备解决马龙。小丑轻手轻脚的接近,趁着他们注意力集中在马龙身上,对着一个人的后脑勺狠狠的把手里的石头磕上去,那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软软的倒下了,血顺着脖子流了下来。另一个人看见立刻扑向小丑,两人扭打在一起,小丑还是个孩子,力气比不过大人,被摁住结实的揍了好几拳。那人死死掐住小丑的脖子,笑的得意。

小丑挣扎着,想要喘息,但气管被挤压,体内的氧气越来越稀薄,大脑开始停转,鼓膜传来的是最后脉搏跳动的轰鸣,渐渐拉成一条尖锐的细线。手指在地上抠紧又松开,无力的挪动,指边突然触到一抹冰凉,是刀!本能操纵着肢体,求生、暴虐、释放、快感,终于握住刀柄,最后的力量暴起,光亮的刀刃没入皮肤,割断动脉和气管,带出一道血线,溅落在小丑脸上。那人呛咳着倒下,嘴里涌出的血沫和瞳孔里不可置信的扭曲。小丑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长时间的缺氧,让他看不见马龙脸上的泪,也听不见马龙低低的呜咽。

小丑扶着马龙坐起来,帮他解开绳索取出嘴里堵着的布条。马龙呆愣愣的,双眼无法聚焦,小丑抬起手轻轻碰了碰马龙的脸颊,多天的伤害紧张和刚刚的生死一瞬让马龙终于开始嚎啕大哭。小丑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起身紧紧抱住马龙,嘴唇在马龙额前停留片刻,终于吻了上去。



小丑决定带马龙离开,离开这个城,离开马戏团。他想要带马龙过可以拥抱阳光的生活,既然已经拥抱阳光,何必再走向黑暗。两人跋涉在漫长道路上,幻想着关于他们的未来。他们会拥有一间坐落在田间的小木屋,养一只猫叫凯特一只狗叫道哥,要一起准备早点,要共进晚餐,要形影不离、百岁无忧。现在,马龙叫小丑张继科。



神说你的使命是取悦众人,只能笑,不能哭。小丑世界上最开心的人,也是最难过的人。小丑的一切都是世人的一场戏,入戏太深的永远不是小丑,而是世人,或悲或喜,都认为是早已写好的剧本,亦哭亦笑,不过配合演出,小丑喜欢的厌倦的渴求的害怕的无人关心。而现在,小丑遇到了那个懂他爱他的人,只愿意为他画上小丑妆,逗他开心,护他一世周全。


我原本投身恶魔,却想洗净一身肮脏,在地狱亲吻阳光。


愿做你的小丑,为你仁慈,为你杀生。


评论 ( 10 )
热度 ( 81 )

© 守夜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