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

带我下地狱
我就是鬼,是小丑,是怪胎,是变态
恶魔的首席门徒

你是我的罪

【獒龙】逗你玩 6.1版

在猫界,有这么一句话,猫是水做的,柔软的身骨可以钻到任何容器里。花栗鼠奶博蹲在一个刚刚喝完的奶瓶里,冲着奶龙做示范

看,我进来了,是不是很轻松很容易?你试试啊。

嗯......可是我比你大啊,怎么进去啊?

哎,猫是水做的,你忘啦!相信我,没问题的!

.......你从哪看到的这句话的,我咋没听过......

动物世界啊,又到了动物交配的季节,就那个!

好吧,我试试吧。

奶龙小心翼翼的将头探进瓶口,小耳朵耷拉下来,贴着脑袋刚刚好通过瓶口,头上和脖颈上的细毛蹭着内壁,再想往前,就不容易了,身体和四个爪子卡在瓶口外面。奶龙想和奶博说:进不去了,想出去。但是隔了个瓶子,奶博听起来就是呜噜呜噜的猫叫,他支起上身,两只小粉爪一摊,表示自己没听懂。奶龙无奈,打算自己退出来,刚一动,就听见后面拖着长调的一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奶龙赶紧往外退,脑袋刚刚退出来还没来得及躲开,就被一个巨大的身躯彻底撞了进去,动不了了。楼梯上的玘哥目瞪口呆!被玘哥一爪子从楼上挠到楼下的邱贻可还一脸懵逼,我撞到啥玩意儿了?

等到月半爸爸捧着奶瓶拧着眉毛想法子的时候,奶龙已经只剩咪咪的小声叫的力气了,姿势不对,肌肉都酸了,奶科围着月半爸爸的脚打转,爪子巴拉着月半爸爸的衣服,他急啊!他媳妇快憋死了!!!

最后还是孔月半爸爸有法子,在瓶子里到了一点油进去,用力一磕瓶底,奶龙出溜着就掉到了厚厚的地毯上,奶科赶紧叼着奶龙到他的小窝里,舔着他身上的油,奶龙刚刚出来呼吸到新鲜空气,还在发抖,奶科把他舔干净,圈在怀里,一下一下的舔着奶龙的鼻头和眼睛,直到奶龙最后睡过去才算消停。

哦,你说邱贻可那个二哈,他正和奶博浪迹天涯,啊不!亡命天涯。

评论 ( 6 )
热度 ( 47 )

© 守夜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