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夜人

带我下地狱
我就是鬼,是小丑,是怪胎,是变态
恶魔的首席门徒

你是我的罪

【獒龙】认真说爱你

二十一、煎熬

马龙垂手站在那里,手里的球拍已经快要捏不住了,头顶的聚光灯亮得刺眼,光幕打在挂满了汗水的睫毛上,成了一晕一晕的彩虹,场馆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不知疲惫的自动发球机陪着他,已经凌晨1点了,都睡了吧,大概已经抱着被子打了几个滚了......马龙眯了迷眼,想把睫毛上的汗水挤掉,汗水在睫毛上颤了颤,重重的砸在地板上,自动发球机跟着吐出最后一个球,也不动了。

周围安静的可怕,只有这个球台上的聚光灯是亮着的,光向四周一点点变暗,成了可以藏匿悲观的黑洞。马龙听着自己急促的心跳,在馆子里轰鸣回响,吵得他脑子生疼,没法去想这次的输球......对,输球,一个扶不起来的loser......马龙扯了扯嘴角,想笑,身体的极度疲惫让他只能堪堪保持住站住不动,肌肉僵硬的没办法让自己再笑出来......

干脆的松手,球拍掉落。马龙抬起头、后仰,让刺眼的光照进眼睛里。要不然算了吧,周围的黑暗里有没有恶鬼,能不能算我一个,我放弃了,去他妈的上进,去他妈的好坏,我何苦折磨自己还换不来一点回报,我为什么不能把痛苦建立在别人身上,做一个坏人,做彻头彻尾的混蛋,反正就算努力到最后,别人也会以为你是靠山得来的......好累......连想一想明天都让人累的喘不过气。

马龙用手遮住眼睛,眼里的泪被光刺激出来,蜿蜒着滑到耳边,向后倒去,让身体摔倒地上,冰凉的地板贴着滚烫的皮肤,紧绷了一天的肌肉渐渐放松。马龙躺在地上看着高高的天花板,伸出手去够,那个词怎么说的?遥不可及,就像小时候看见的满天繁星,就像世乒赛上的奖杯,马龙终于扯着嘴角笑了出来,不自量力啊!明明就是一个废物,还想要属于天才的礼物,自己可能就不是这块材料,自以为是的坚持了十几年,到头来不过是一厢情愿,老天的一场玩笑,愚蠢!

......可是我还付出了那么多,就一点点回报都没有么?二十多岁才真真切切的明白了小时候没好好品味过的委屈,是酸涩的味道,从眼眶鼻腔一路绵延进过负荷的心里。马龙笑不出来了,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滚落,他抬手捂住眼睛,只有压抑的抽噎声。

小时候打球摔了一跤,又痛又委屈的自己得到妈妈的一个亲吻和拥抱,自己又开开心心的打球,现在想想那算哪门子的委屈?昨天给妈妈打电话时自己什么也没说,只听着妈妈说:不想打了、累了就回来,不要逼自己......我怎么能不逼自己呢,可我又怎么和你说我很失败,很累,再也不想站起来?

马龙算是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孤独,没有人懂他,没有人陪他,没人明白他心里的不甘和重负。累到不行的时候想找个地方歇一歇喘口气,却发现自己处于一片荒野,不过脚下的一点坚实土地......

马龙不想想了,反正决定放弃了,放任思绪离开,让大脑变得空空荡荡。快要晕过去的时候,唇上传来一抹凉凉的触感,马龙一惊,睁开眼,看见张继科盘着腿坐在自己旁边,手支着脑袋,似笑非笑的歪头看着他,另一只手的拇指点在自己的嘴唇上。马龙有点尴尬,毕竟一个二十几的小伙子掉眼泪让人看见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你怎么来了?”

张继科笑了笑没说话,俯下身捏住马龙的下巴吻了上去,马龙僵了僵,没动弹,张继科就静静的贴了一会儿,缓缓的摩挲着唇瓣,有安抚的味道。马龙睁着眼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心里一直较着的劲儿开始放松。张继科的手撑在马龙的耳边,遮着上方刺眼的光

“累吗?”

......

“不要想太多,我觉得你挺好,只是还没到时候。再忍忍,快到了,有我呢,你别怕。”

马龙定定的看着张继科的脸,心里系的紧紧的大包被划开了一个口子,所有的情绪终于收拾不住,洪水一样倾倒下来。马龙突然笑了起来,带着一点如释重负和侥幸,还好,他懂我......

原本以为干涸了泪腺又开始蠢蠢欲动,马龙遮住眼睛一边掉眼泪一边咧着嘴角笑,半晌又平复下来,双眼开始放空

“我特别累,也不想努力了......我想放弃了.......”

“嗯。”

“我妈给我打电话,她说让我不要太累,实在不行就回去,可是我哪敢啊,我放弃了,拿什么养她,我放弃了,我之前的二十年算什么?”

......

“继科儿,我不甘心......可是太累了,我想歇一歇,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能到哪里去......我是不是特别失败?”

......

张继科在哪里静静的坐着,也不接话,就听着马龙呐呐自语,他知道马龙心里怎么想,也知道马龙的煎熬,他心疼,可他也笃定马龙不会就此颓败,他是龙,怎么甘心?

下午秦指在那里指导马龙,看着马龙的眼神就知道这个人一句也没听进去,本就是个敏感的人,一次次的输下来,肯定是怀疑自己了......张继科按了按球拍,垂下眼睫不再多看,吃完晚饭看着马龙进了场馆,张继科站在馆子外面站了很久,里面彻底安静下来,才悄悄的开门进来......

人从高处进入低谷,其实光是再站起来都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人会不断的在承认和否定自己之间徘徊,更何况于再从低谷爬回高处,这是一个需要坚定目标和极大毅力的过程。这个时候如果可以有一个懂他的人站在你身边,无论他说了什么,安慰或者讽刺,都会觉得人生还不至于那么绝望。父母和长辈会无条件的相信自己,他们不论说多少句“我相信你”,也比不上他说一句“我信你。”他们是爱人,也是对手,一个水平线上的强大的对手。只要那个人还在,马龙就有支撑下去的后盾了。


马龙断断续续的说了很久,终于停了下来,安静了很长时间,张继科以为马龙累的睡着了,伸出手轻轻的拂过他的眉眼鼻梁,又停在鼻尖点了点,马龙闭着眼稳稳的抓住张继科的手,声音低低的问他

“继科儿,你信我吗?”

“信。”

“......我困了,回去吧。”

马龙睁开眼,看了一眼张继科,张继科点点头,站起身把他也拉起来,看着马龙爬起来费劲儿,站着也费劲儿,又背对马龙蹲下身,拍拍后背,马龙觉得好笑,捡起球拍,心安理得的趴上去,头低低的压在张继科的颈边,呼吸打在他脖子上,马龙身上的味道裹挟着汗味儿绕在张继科的鼻尖,张继科只觉得心里是被填满的安稳。马龙身上的汗出了又干,躺在地板上许久,皮肤不比张继科的火热,马龙感受着他背后皮肤传来的热度,贴着自己的胸膛,一颗被揉的皱皱巴巴的心被熨平了一些。

回了宿舍,张继科去卫生间打了热水给马龙擦身子,马龙像赖皮一样,任由张继科把他翻过来覆过去,和木头一样,就是没有一点配合,张继科给他擦完,准备去收拾一下,马龙伸手攥住他的手腕,脸埋在被子里,就露一双眼睛,张继科看见马龙的不安和小矫情,放下手里的东西,掀开被子翻身上床,和马龙头挨着头,手里摸索到马龙的手握了握

“龙,我下次再站在决赛场上时,对面一定会是你。”

马龙眼睫颤了颤,没有接话,偏头睡了过去。张继科看着马龙,他知道马龙没放弃,明天起来又是那个内里藏锋,隐忍倔强的马龙,这一场发泄和自责也应该过去了,坎过去了就是小事,没过去就是山,压住所有的未来和希望。



聚光灯又一次打在头顶,马龙觉得有点睁不开眼,只有听见周围的欢呼和掌声,不同的声音喊出来同一个名字,马龙。手里的奖杯和花束,马龙觉得有点抱不住,他下意识的去寻张继科,观众席上张继科混在一群人里,定定的看着他,看着马龙点了点自己的心口。

马龙举起奖杯,仿佛举起了这些年的煎熬和痛苦,或赢或输,不过一瞬,眼前晕开的光圈和几年前深夜在场馆里的重合,恍若隔梦。



原来所谓煎熬,不是算一天打了多少颗球,不是算一天挥了几次拍,而是在这一堆又一堆的阻碍里,只有自己一个人去抗着压力,没有人站在自己的身边。绞尽脑汁去想办法解决一切,只有自己一个人,觉得前路漫漫却毫无希望时,也只有自己一个人。我立于这天地之间,如同一个孤魂野鬼,嘲讽的,期待的,却都与自己隔着一个巨大的玻璃罩,甩不开,也放不下。

一个灵魂太过孤独,于是分裂成了两个个体,一言不发,却无比的默契,他们背对着背,坚定的握紧手里的刀剑,面对着外面疯狂的世界。


评论
热度 ( 38 )

© 守夜人 | Powered by LOFTER